IBREBATES为受新西兰金融局监管的服务商(监管号:FSP351186)
-400-6630-601常见问题 English
您好,13400161698 -400-6630-601常见问题 English 【退出】
首页> 外汇资讯> 外汇新闻 >详情
特朗普上任首要大敌——债务上限危机卷土重来

4 2017-01-10 03:30:30

1月20日特朗普即将宣布就职,特朗普上台之后所面临的首要问题并不是市场广泛预期的增加财政刺激,而是如何面对政府开支触及财政上限,债务危机卷土重来的窘境。

特朗普上任首要大敌——债务上限危机卷土重来

债务上限法案即将到期,这会使得美国联邦政府的违约风险再度显现。2015年10月30日美国国会通过的债务上限法案即将到期,这项法案到期的期限在2017年3月16日。

一、美国债务正在以创纪录的幅度不断增长

主流媒体新闻平时都在报道美国经济的好坏。普通投资者还以为美国政府预算充足,可以不断的增加财政刺激,提振经济。但事实正相反,尽管有这么多美国经济好转的新闻,政府还是在以创纪录的速度堆积债务。

美国联邦债务正以金融危机以来最快的速度扩张,这是美国历史上最快增速之一。主流媒体新闻平时都在报道美国经济的好坏,包括经济在正常状态下不断增长,失业率不断下降。但这些媒体忽视了美国债务的不断增长。

特朗普上任首要大敌——债务上限危机卷土重来

图:美国公共债务增长的趋势

特朗普上任首要大敌——债务上限危机卷土重来

图:美国债务增长的规模

此前债务上限法案就已授权了美国财政部在目前约18万亿美元债务规模的基础上继续发债。并将2016财年财政支出预算上调500亿美元,2017财年财政支出预算上调300亿美元。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美国的债务上限还会继续上调,更不用说特朗普将花费更多的财政在经济建设上了。

美国历史上前两大年度债务增速分别发生在2009年和2010年,正值金融危机的顶峰期。如果债务增速再大幅增加下去,尤其是特朗普增大财政刺激的预案,这是否暗示一个新的金融危机会再度爆发呢?

二、债务上限使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里数次滑向违约的边缘

回顾2013年9月、10月间,美国国会两党因为在“如何上调债务上限以满足财政开支”的问题上争执不下,从而导致美国联邦政府无钱可花而关门半个多月,此事在美国内外都造成很大影响。而现在美国的债务又快到达上限了,政府关门的危机恐怕会再次在美国上演。

一些分析就对这种债务不断增长的模式嗤之以鼻,这个本来为了促进财政部借款效率而建立的法定借款上限机制,已经转变为一个破旧而过时的系统,还能满足美国的需求吗?

美国的现任财政部部长杰克·卢(JackLew)在即将离任时就呼吁国会取消法定的借款上限,他表示,“我们必须改变流程。如果这是对我们国家安全的外部威胁,就应该加强国防。如果这是一个可预见的自然灾害,就应该巩固基础设施,以减轻这种风险。”

三、美国债务上限问题一直饱受诟病

1、债务上限导致借款成本增加

自二十世纪90年代以来,国会使政府数次面临实质违约的威胁,导致借款成本增加,金融不稳定,甚至有一次直接导致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

美国审计署的数据表明2011年的债务限额危机,导致财政部的借款成本增加了10亿至17亿美元。增加的这些利息成本,最终必须通过提高税收来偿还,因而最终是由纳税人承担。

2、债务违约的威胁是明显风险

美国不能通过举新债还旧债,使得债务违约的威胁成为最明显的风险。债务违约可能对金融体系的稳定造成不可接受的威胁。

当前世界各地的无数投资者,都依赖美国国债作为一种有效的无风险资产。一旦美国债务违约的风险增加,这会给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带来很大的风险。借款成本将会大幅增加,整个金融体系的稳定也不再存在。

3、债务上限问题政治化也会威胁美国安全

为了不让提高债务上限成为“无底洞”,在提高债务上限的同时,美国两党之间必须就如何调整财政开支达成协议。由于两党的政策立场大不相同,背后所代表的利益集团也有差别,因此削减什么领域的财政预算实际就成了两党对政治资源的争夺。

债务上限问题的彻底政治化,是对美国安全的一个威胁:曾经的控制预算的手段,演变成了一个虚无的平台,只能使一些国会议员得以增加现实的违约风险,和推进狭窄的党派议程。

三、美国的债务上限终将再度上调,但始终是金融稳定的定时炸弹

不可否认,在始终不断的争吵中,美国国会终究会重新达成提高债务上限的新法案,但美国债务上限的危机却最终很难以某种永久性的安排而结束。债务到达上限以及由此引发的国内政治危机会像定时炸弹一样爆发。

特朗普上任首要大敌——债务上限危机卷土重来

图:绿线为美国公共债务,蓝线为美国宏观经济意外指数

如果债务快速增长发生在经济状况良好的时候,这会使得债务增长和经济增长相平衡,但如果一旦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债务问题的风险将会迅速暴露出来。

美国无限借贷以维持经济运行的模式饱受诟病,再加上由此引发民主共和两党内斗的不断加剧,无疑削弱了它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主导权,并最终丧失的是国际市场对美国的信任。

分析认为,美债规模不断扩大,是美国推行凯恩斯主义,实行扩张性财政政策的必然。美国要维系美元在世界占统治地位的作用,在不断输出货币的同时输入商品。美国通过举债推进经济增长的方式将是长期的。美国债务不会违约,因为美国能印钞票,但将来某个时刻,美国将面对利率飙升、美元危机和恶性通胀,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