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L INTERNATIONAL 新西兰金融注册号:FSP351186
400-8373-060常见问题 English
您好,13400161698 400-8373-060常见问题 English 【退出】
首页> 外汇学习> 学习交流> 外汇入门 >详情
一位基金经理写给儿子的投资书

2273 2015-10-20 06:30:10

如果小周期你判断错误,只要大周期你看对了,坚定信心持有,最后总是能解套赚钱的。

顺应了大周期,你的投资决策正确率自然就会提高。要知道,大周期里是嵌套着很多小周期的,如果小周期你判断错误,只要大周期你看对了,坚定信心持有,最后总是能解套赚钱的。相反,如果大小周期都看错了,及时止损就比死磕到底更明智了。

轮回与无常

在开始投资之前,我希望你能了解一些基本的经济学知识。更具体的,我希望你能对经济周期和经济史有些概念。为什么需要这些知识?要知道,一切非实体的投资都是上海人所说的“搬砖头”,不管投资的标的是什么,简单的说都是在低位买入,在高位卖出,赚取差价。所以,如果你相信资产的价格是与经济景气程度密切相关的,那么理解当前的经济周期位置、判断经济周期的走向就非常重要了。

对于经济周期的研究方法,基本上都是先对历史进行回顾与总结,找到明显的周期特征,然后再寻求理论解释。于是不同的观察者就解读出了不同的周期,比如:朱格拉周期(10年左右)、基钦周期(3~4年,库存周期)、康德拉季耶夫周期(50~60年,产能与技术革新的周期)。有个券商分析师叫周金涛,他研究这一套东西比较深入,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说过一句话:“人生发财靠康波!”你注意到了么?这句话其实可以有很多解读方式的!

首先可以理解的是,顺应了大周期,你的投资决策正确率自然就会提高。要知道,大周期里是嵌套着很多小周期的,如果小周期你判断错误,只要大周期你看对了,坚定信心持有,最后总是能解套赚钱的。相反,如果大小周期都看错了,及时止损就比死磕到底更明智了。你看,同样的投资信条,无论坚持或是纠错,在不同的情景下获得的结果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信条,只有最适合当下环境的信条。引生出来,对任何大神,甚至是爸爸的信条都不要盲目相信。

再一个层面,小周期的起起伏伏不可能都能精准把握,几个周期下来,胜胜负负也累积不出多少超额收益,反倒是大周期一旦选对了,持续持有的获益更高,这就是老话说的“牛市要捂”的道理。看看大宗商品的长期走势,牛熊持续时间都在10年以上,拉长来看,小周期真的是无所谓的事情了。所以面对一两年的投资胜负不要太在意,这是一个长跑,保持良好的心态,持续对大周期进行审视,赢家是在最后才出现的。

最后一个层面,完整的康波周期是50多年,基本上人生只有一次,最多两次机会(能做空的话机会更多一些,但做空是更困难的学问,这个我们后面再说)。当你终于看清大周期的方向时,很多时候都已经错过了最佳机会,这就是人生的艰难之处。所以我一直相信,很多成功人士,只是冥冥中的幸运儿,凑巧站到了合适的地方。既然人生让人如此唏嘘,就不要把投资的结果看得那么重,得之你幸,失之你命,照顾好自己和家人才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投资!

投资的特点,是周期性的,如同一次次的轮回,而投资的魅力,则在于他的不确定性,这更像是人生的无常。理解这些,你就能体味,投资是一种对人生的反思,和对人性的修炼。最终你需要达到的境界,是克服掉贪、嗔、痴,实现内心的宁静。所以即使你将来不以投资为职业,理解他,也是能终生受益的。

扯远了点,我们还是回到具体的周期划分上来。从爸爸所处的时代来看,我个人的看法是:2013年已经度过了长波衰退阶段,经济下滑趋势已止,但危机似乎依然伺伏;引领型的新技术正在孕育,但能否已经到达爆发点,推生出新一波的繁荣还有待观察。总体而言,大周期仍处于低位震荡的格局内。

需求为王

其实任何新产业所提供的都是同一种东西:需求。在人类社会摆脱农业时代后,需求就成为了所有经济体最核心的驱动力。随着劳动效率提高,如果总需求保持不变,全社会对劳动力的需求就会降低,失业就会产生.

所以在满足温饱后,所有经济体的最初工业萌芽都是纺织业,它吸纳多余的农业劳动力的同时创造对穿着的需求。然后是铁路、汽车、互联网。注意一下,所有具有引领新一轮长波周期的新兴产业都有一个特点:贡献巨大需求的同时,不对传统需求产生过大冲击。比如,纺织技术,他提供穿着需求,但对饮食需求没有冲击,这种新产业对全球经济的景气拉动就非常大。

从这个角度来看,现在风靡全球,销量大的吓人的iphone就不是新产业,因为他直接替代了其他品牌的手机,对全球的总需求贡献并不大。而tesla算不算新产业?我觉得可以算半个,因为汽车总需求量可能没有提高,但锂电池产业链比发动机和变速箱庞大。生物医药呢?肯定算,如果能延长人类平均寿命,就直接提高了所有的基本需求。

再说个八卦一点的,2013年正式完蛋的铁道部巨贪,刘志军,纯粹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此人可以算得上是中国的十河信二了(日本高铁之父)。在他的野蛮推广下,中国高铁产业有了一波狂飙突进的发展。而这个,绝对是提高社会总需求的技术(基本上提高总需求的技术,在满足衣、食、住这三大需求之后,就集中于物流、人流、信息流的传递上了),所以100年后,如果评选百年内贡献最大的中国人物,他入选的希望可能比那些把他抓起来的人还要高很多!

到底下一波长波上升的引领技术是什么,现在我也没法断言,但是,他很可能已经出现了。要找到他,除了时间来给出答案,只能是不断试错和验证。不过很明确的一点,从过去的投资历史来看,如果引领型新技术真的进入爆发点了(爆发点就是进入大规模推广的前夜,这是投资中很重要的一个因素,简单的说,就是投资的时机。

正确的方向,错误的时机,也是无法获得回报的。比如,生物医药肯定是引领型新技术,但是不是在爆发点上?似乎现在没这个证据。相反的,电动车可能只能算半个,但是连传统的汽车巨头都开始大规模推产品了,因此他肯定是到爆发点了。这些都需要你去分辨和观察),并且被你正确地找到了,盯住他进行投资,就可以在未来十数年里获取你难以想象的投资收益!

通过新兴产业获取需求当然是最美好的,但是很遗憾,技术的革新却不是想要就来的。如果全球总需求停滞,有什么办法能抵御劳动效率提高带来的劳动力富余么?答案是有的!汇率就是各国抢夺需求的一个很重要的工具。货币贬值可以使本国的商品出口更容易,因此各国一有麻烦就想着要贬,然后其他国家就会一起来对他吐口水。比较典型的就是2012年末开始的日元大贬值,欧洲、美国、中国群起而吐之,最后也没把小日本淹死。

其实这事说起来是很好笑的,我们可以看得更早一点,从美国次贷危机(这里基本是这轮长波周期的顶点)之前看起,2007年10月,1美元大约兑116日元,0.7欧元,7.5人民币。而现在大家痛骂日本没节操的结果呢?1美元大约兑104日元,0.72欧元,6.2人民币。

所以相对来说,日元在一年内贬值30%之后,他对美元和欧元都还是升值的,美欧有什么资格去批评日本?人民币倒是相对日元升值了10%,但是要知道,2007年之后中国可是钉住美元一起贬值下来的,五年之后日元贬值了30%,才达到现在这个水平,所以我们是已经占够了便宜的!谁是危机中负责任的大国,一目了然。

顺便再多说一句,“负责任的大国”一词来自于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当时亚洲各国竞相贬值,人民币挺住了没动,因此我们一直吹嘘自己是“负责任的大国”。但是真实的情况是,1993年底,我们把汇率从5.8直接调降到了8.7,贬值50%,直接把东南亚各国的经济打残废了,这才有了亚洲金融危机……(当然,危机是个比较复杂的事情,这只是一个方面的影响,更具体的危机分析我们后面再说吧。)

好了,笼统地讨论需求还是属于比较空的定性方法,他非常不精确,在时点上的把握也非常差,基本上不能直接用来指导投资。但是他能培养你从事物的本质看问题的习惯,帮助你建立大的思路。另外,在这一节里,我捎带希望你能了解的是,政治是没有任何节操的东西,不要被表面的宣传和假象蒙住了眼睛。

权力的滋味

我在前面谈到了ZF操纵汇率争夺“需求”的事情,这其实是对外掠夺的一种手段,那么对内呢?ZF在对内创造需求方面其实也是有工具的。如果你将来进经济类院校学习的话,你就会学到的,凯恩斯主义对权力阶层的主要贡献:乘数效应。

宏观经济学其实是有多种流派的,什么货币、理性预期、凯恩斯主义、哈耶克,但是不管你走到那里,你学的最多的肯定是凯恩斯。这其实非常像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并不是墨子、老子之流不够牛X,只是因为儒家思想更符合统治阶层的需要,所以最终是儒学独霸了天下。凯恩斯也一样,他的理论就一句话:ZF可以通过乘数效应创造出“需求”!

从实际应用的结果来看,无论自由主义的各种解说如何诟病,凯恩斯的“乘数效应”无疑是客观存在的。但是,学者们争执于货币也好、理性预期也好、粘性也好,终归过于单纯。真正偏离理论的东西,其实是最可怕的,也是少人提及的:权力。

为什么我们家门口的路过个一两年就要挖开修一次?路又没有坏,有必要这样折腾么?当然没必要!但是,不挖路修路,怎么能有工程招标?没有招标,怎么会有人行贿献礼?权力不分大小,一旦落到具体的人头上,就比毒品还让人着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总是打着提振需求的旗号出现,但对于权力阶层而言,他就是敛取暴利的良机。

当贪腐无处不在的时候,社会分配就会呈现极度的不公,财政支出就会集中漏出到少部分权力阶层和寻租者的手中。而富有的人与普通人的消费倾向是不同的,这种结构变化就足以使乘数效应的作用被弱化。最终我们就会看到,财政政策对于社会总需求的拉动作用越来越弱,而ZF为实现经济目标所需要动用的预算只能越来越大,负债也越来越高,最后陷入财政危机。

分配不公对总需求的影响到底有多大,这是一个很难量化的问题。不过爸爸的好盆友,另一个屌丝基金经理,季叔叔,最近跟我说了一个他对当前物价的看法。他说“猪肉价格近期的下跌是跟反腐败密切关联的!2012年底反腐开始,先是以茅台为代表的白酒价格下跌,然后历时一年多,反腐向基层扩展,基本上猪肉也没戏了!”哈哈,你能够想象么,就连这么普通的消费,都被腐败绑架了。

腐败份子如果不大吃大喝了,连猪肉的需求都会明显萎缩!看看猪肉价格和猪粮比的走势,似乎确有这种迹象。不过,没有分析猪肉的供需就这样判断还是太武断。但另外一个相对严肃的类似证据也指出了这个方向:很多年前爸爸学计量经济学时做过一个研究,当时对投资和消费进行分析,发现中国的消费与发达国家存在明显区别,他并不像教科书里描述的那样,是稳定的,相反,他的增长率很不稳定,而且他与人均收入、人口总量等变量的关联度都不大,反而是与投资有极高的相关性!为什么?就是因为投资的高峰对应了ZF干预的高峰,ZF干预的高峰对应了腐败与分配不公的高峰,这些高峰推动的公款消费和腐败消费直接把猪给拉上了天!

(责任编辑:DF101)

假如小周期你判别过错,只需大周期你看对了,坚定信心持有,终究老是能解套挣钱的。

适应了大周期,你的出资决策准确率天然就会进步。要知道,大周期里是嵌套着许多小周期的,假如小周期你判别过错,只需大周期你看对了,坚定信心持有,终究老是能解套挣钱的。相反,假如巨细周期都看错了,及时止损就比死磕究竟更准确了。

轮回与无常

在开端出资之前,我期望你能了解一些根本的经济学知识。更详细的,我期望你能对经济周期和经济史有些概念。为何需要这些知识?要知道,全部非实体的出资都是上海人所说的“搬砖头”,不论出资的标的是啥,简略的说都是在低位买入,在高位卖出,赚取差价。所以,假如你信任财物的报价是与经济景气程度亲近相关的,那么了解其时的经济周期方位、判别经济周期的走向就十分首要了。

关于经济周期的研讨方法,根本上都是先对前史进行回忆与总结,找到显着的周期特征,然后再寻求理论解释。于是不一样的调查者就解读出了不一样的周期,比方:朱格拉周期(10年左右)、基钦周期(3~4年,库存周期)、康德拉季耶夫周期(50~60年,产能与技能改造的周期)。有个券商剖析师叫周金涛,他研讨这一套东西对比深化,我形象最深入的是他说过一句话:“人生发财靠康波!”你留意到了么?这句话本来可以有许多解读方法的!

首要可以了解的是,适应了大周期,你的出资决策准确率天然就会进步。要知道,大周期里是嵌套着许多小周期的,假如小周期你判别过错,只需大周期你看对了,坚定信心持有,终究老是能解套挣钱的。相反,假如巨细周期都看错了,及时止损就比死磕究竟更准确了。你看,同样的出资信条,无论坚持或是纠错,在不一样的情形下取得的成果是彻底不一样的,所以这世上没有完美的信条,只要最适合当下环境的信条。引生出来,对任何大神,乃至是父亲的信条都不要盲目信任。

再一个层面,小周期的起起伏伏不也许都能精准掌握,几个周期下来,胜胜负负也累积不出多少超量收益,反却是大周期一旦选对了,继续持有的获益更高,这即是老话说的“牛市要捂”的道理。看看大宗产品的长时间走势,牛熊继续时间都在10年以上,拉长来看,小周期真的是无所谓的工作了。所以面临一两年的出资胜负不要太介意,这是一个长距离跑,坚持良好的心态,继续对大周期进行审视,赢家是在终究才出现的。

终究一个层面,完好的康波周期是50多年,根本上人生只要一次,最多两次机遇(能做空的话机遇更多一些,但做空是更困难的学识,这个咱们后边再说)。当你总算看清大周期的方向时,许多时分都现已错过了最好机遇,这即是人生的困难的地方。所以我一向信任,许多成功人士,仅仅冥冥中的幸运儿,凑巧站到了适宜的地方。既然人生让人如此唏嘘,就不要把出资的成果看得那么重,得之你幸,失之你命,照顾好自个和家人才是你一生中最首要的出资!

出资的特色,是周期性的,好像一次次的轮回,而出资的魅力,则在于他的不确定性,这更像是人生的无常。了解这些,你就能体会,出资是一种对人生的反思,和对人道的修炼。终究你需要抵达的境地,是克服掉贪、嗔、痴,完成心里的安静。所以即便你将来不以出资为工作,了解他,也是能毕生获益的。

扯远了点,咱们仍是回到详细的周期区分上来。从父亲所在的年代来看,我自个的观点是:2013年现已度过了长波阑珊期间,经济下滑趋势已止,但危机好像仍然伺伏;引领型的新技能正在孕育,但能否现已抵达迸发点,推生出新一波的繁荣还有待调查。整体而言,大周期仍处于低位震动的格局内。

需要为王

本来任何新工业所供给的都是同一种东西:需要。在人类社会脱节农业年代后,需要就成为了一切经济体最中心的驱动力。随着劳动效率进步,假如总需要坚持不变,全社会对劳动力的需要就会下降,赋闲就会发生.

所以在满意温饱后,一切经济体的开端工业萌发都是纺织业,它吸纳剩余的农业劳动力的一同发明对穿戴的需要。然后是铁路、轿车、互联网。留意一下,一切具有引领新一轮长波周期的新兴工业都有一个特色:奉献无穷需要的一同,不对传统需要发生过大冲击。比方,纺织技能,他供给穿戴需要,但对饮食需要没有冲击,这种新工业对全球经济的景气拉动就十分大。

从这个视点来看,如今风行全球,销量大的吓人的iphone就不是新工业,由于他直接代替了别的品牌的手机,对全球的总需要奉献并不大。而tesla是不是新工业?我觉得可以算半个,由于轿车总需要量也许没有进步,但锂电池工业链比发动机和变速箱巨大。生物医药呢?必定算,假如能延伸人类平均寿命,就直接进步了一切的根本需要。

再说个八卦一点的,2013年正式完蛋的铁道部巨贪,刘志军,纯粹从经济学的视点来看,此人可以算得上是我国的十河信二了(日本高铁之父)。在他的粗野推行下,我国高铁工业有了一波狂飙突进的开展。而这个,肯定是进步社会总需要的技能(根本上进步总需要的技能,在满意衣、食、住这三大需要以后,就会集于物流、人流、信息流的传递上了),所以100年后,假如评选百年内奉献最大的我国人物,他当选的期望也许比那些把他抓起来的人还要高许多!

究竟下一波长波上升的引领技能是啥,如今我也无法断语,可是,他很也许现已出现了。要找到他,除了时间来给出答案,只能是不断试错和验证。不过很清晰的一点,从曩昔的出资前史来看,假如引领型新技能真的进入迸发点了(迸发点即是进入大规模推行的前夜,这是出资中很首要的一个要素,简略的说,即是出资的机遇。

准确的方向,过错的机遇,也是无法取得报答的。比方,生物医药必定是引领型新技能,可是不是在迸发点上?好像如今没这个依据。相反的,电动车也许只能算半个,可是连传统的轿车巨子都开端大规模推产品了,因而他必定是到迸发点了。这些都需要你去分辨和调查),并且被你准确地找到了,盯住他进行出资,就可以在将来十数年里获取你不可思议的出资收益!

经过新兴工业获取需要当然是最夸姣的,可是很惋惜,技能的改造却不是想要就来的。假如全球总需要阻滞,有啥方法能抵挡劳动效率进步带来的劳动力富余么?答案是有的!汇率即是各国抢夺需要的一个很首要的东西。钱银价值降低可以使本国的产品出口更简单,因而各国一有费事就想着要贬,然后别的国家就会一同来对他吐口水。对比典型的即是2012年末开端的日元大价值降低,欧洲、美国、我国群起而吐之,终究也没把小日本淹死。

本来这事说起来是很好笑的,咱们可以看得更早一点,从美国次贷危机(这儿根本是这轮长波周期的顶点)之前看起,2007年10月,1美元大概兑116日元,0.7欧元,7.5人民币。而如今咱们痛骂日本没节操的成果呢?1美元大概兑104日元,0.72欧元,6.2人民币。

所以相对来说,日元在一年内价值降低30%以后,他对美元和欧元都仍是增值的,美欧有啥资格去批判日本?人民币却是相对日元增值了10%,可是要知道,2007年以后我国可是钉住美元一同价值降低下来的,五年以后日元价值降低了30%,才抵达如今这个水平,所以咱们是现已占够了便宜的!谁是危机中负责任的大国,一目了然。

趁便再多说一句,“负责任的大国”一词来自于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其时亚洲各国竞相价值降低,人民币挺住了没动,因而咱们一向揄扬自个是“负责任的大国”。可是实在的状况是,1993年末,咱们把汇率从5.8直接调降到了8.7,价值降低50%,直接把东南亚各国的经济打残废了,这才有了亚洲金融危机……(当然,危机是个对比复杂的工作,这仅仅一个方面的影响,更详细的危机剖析咱们后边再说吧。)

好了,抽象地讨论需要仍是归于对比空的定性方法,他十分不精确,在时点上的掌握也十分差,根本上不能直接用来辅导出资。可是他能培育你从事物的实质看问题的习气,帮助你树立大的思路。别的,在这一节里,我捎带期望你能了解的是,政治是没有任何节操的东西,不要被外表的宣传和假象蒙住了双眼。

权利的味道

我在前面谈到了ZF操作汇率抢夺“需要”的工作,这本来是对外掠夺的一种手段,那么对内呢?ZF在对内发明需要方面本来也是有东西的。假如你将来进经济类院校学习的话,你就会学到的,凯恩斯主义对权利阶级的首要奉献:乘数效应。

微观经济学本来是有多种门户的,啥钱银、理性预期、凯恩斯主义、哈耶克,可是不论你走到那里,你学的最多的必定是凯恩斯。这本来十分像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并不是墨子、老子之流不行牛X,仅仅由于儒家思想更契合控制阶级的需要,所以终究是儒学独霸了全国。凯恩斯也一样,他的理论就一句话:ZF可以经过乘数效应发明出“需要”!

从实践使用的成果来看,无论自由主义的各种解说怎样诟病,凯恩斯的“乘数效应”无疑是客观存在的。可是,学者们争论于钱银也罢、理性预期也罢、粘性也罢,终归过于单纯。真正违背理论的东西,本来是最可怕的,也是少人提及的:权利。

为何咱们家门口的路过个一两年就要挖开修一次?路又没有坏,有必要这么折腾么?当然没必要!可是,不挖路筑路,怎样能有工程投标?没有投标,怎样会有人受贿献礼?权利不分巨细,一旦落到详细的人头上,就比毒品还让人着迷。扩张性的财政政策,老是打着提振需要的旗帜出现,但关于权利阶级而言,他即是敛取暴利的良机。

当贪腐无处不在的时分,社会分配就会出现极度的不公,财政支出就会会集漏出到少部分权利阶级和寻租者的手中。而富有的人与一般人的花费倾向是不一样的,这种构造改变就足以使乘数效应的效果被弱化。终究咱们就会看到,财政政策关于社会总需要的拉动效果越来越弱,而ZF为完成经济目标所需要动用的核算只能越来越大,负债也越来越高,终究堕入财政危机。

分配不公对总需要的影响究竟有多大,这是一个很难量化的问题。不过父亲的好盆友,另一个屌丝基金经理,季叔叔,近来跟我说了一个他对其时物价的观点。他说“猪肉报价近期的跌落是跟反糜烂亲近相关的!2012年末反腐开端,先是以茅台为代表的白酒报价跌落,然后历时一年多,反腐向底层拓展,根本上猪肉也没戏了!”哈哈,你可以幻想么,就连这么一般的花费,都被糜烂绑架了。

糜烂份子假如不大吃大喝了,连猪肉的需要都会显着萎缩!看看猪肉报价和猪粮比的走势,好像确有这种迹象。不过,没有剖析猪肉的供需就这么判别仍是太果断。但别的一个相对严厉的相似依据也指出了这个方向:许多年前父亲学计量经济学时做过一个研讨,其时对出资和花费进行剖析,发现我国的花费与发达国家存在显着区别,他并不像教科书里描绘的那样,是安稳的,相反,他的增长率很不安稳,并且他与人均收入、人员总量等变量的相关度都不大,反而是与出资有极高的相关性!为何?即是由于出资的顶峰对应了ZF干涉的顶峰,ZF干涉的顶峰对应了糜烂与分配不公的顶峰,这些顶峰推进的公款花费和糜烂花费直接把猪给拉上了天!